老子·道德经 第五十七章

74浏览

老子·道德经 第五十七章

[原文]以正①治国,以奇②用兵,以无事取全国③。

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④:全国多隐讳⑤,而平易近弥贫;人⑥多利器⑦,国家滋昏;人多伎巧⑧,奇物⑨滋起;法令滋彰,响马多有。

故圣人云:我无为,而平易近自化⑩;我好静,而平易近自正;我无事,而平易近自富;我无欲,而平易近自朴。 [译文]以无为、太平之道去治理国家,以奇巧、诡秘的方法去用兵,以下扰害人平易近而治理全国。

我怎么知道是这种气象呢?依照就在于此:全国的忌讳越多,而老苍生就越陷于贫困;人平易近的锋利兵器越多,国家就越陷于杂乱;人们的技能越多,邪风怪事就越闹得利害;法令越是森严,响马就越是不竭地增添。 所以有道的圣人说,我无为,人平易近就自我化育;我好静,人平易近就自然充足;我无欲,而人平易近就自然浑厚。

[注释]1、正:此处指无为、太平之道。 2、奇:奇巧、诡秘。 3、取全国:治理全国。

4、以此:此,指下面一段文字。

以此即以下面这段话为依照。

5、隐讳:忌讳、避忌。 6、人:一本作“平易近”,一本作“朝”。 7、利器:锋利的兵器。 8、人多伎巧:伎巧,指技能,智巧。 此句意为人们的伎巧很多。 9、奇物:邪事、奇事。

10、我无为,而平易近自化:自化,自我化育。 我无为而人平易近就自然顺化了。 [引语]在二章、五章和十章里,老子已将天道自然的思惟,推之于人性,提出了“无为而治”的思惟。 在本章里,老子以“全国多隐讳,而平易近弥贫;平易近多利器,而邦家滋昏;平易近多伶俐,而邪事滋起;法令滋章,而响马多有”反证应以“无事取全国”,皆末托“圣人”之言,长言无为之治,章法井然。

老子生活的时期,社会动乱不安,严重的现实使他感应统治者依仗权势、武力、肆意横行,为所欲为,造玉成国“平易近弥贫”、“国有滋昏”、“响马多有”的杂乱场所排场。

所以老子提出了“无为”、“无静”、“无事”、“无欲”的治国方案。

他的政治主张在那时不成能被执政者所接收,也绝对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总之,这一章是他对“无为”的社会政治不雅概念的归纳综合,布满了脱离现实的空想成分。

但这对头脑苏醒的统治者为政治平易近,是会有益处的。

[评析]先说“以奇用兵”。 《道德经》不是兵书,但其中不消除有关于军事方面的内容,这是我们在前面章节里已经说到的问题。 例如本章讲“以奇用兵”,现实上讲的是军事问题。 在老子的不美观念中,用兵是一种诡秘、奇诈的行为,因而在用兵时就要寄望想奇法、设奇计、出奇谋,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声东击西。 这注解,老子的用兵之计与治国安邦有截然的辨别,即用兵要奇,治国要正。 “以奇用兵”现实就是要转变莫测、神出鬼没。 战争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是国家政治无法正常运轨时不得已而采取的下策。 老子否决战争,但战争却不成避免。 是以,老子在《道德经》里就不能不提出自己的看法。

这个“以奇用兵”之计,不是为昏君、暴君出谋献策,而是为弱者、为正义之师假想的。 再说第二层意思。 老子说“全国多隐讳,而平易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响马多有。 ”这是老子对国计平易近生的具体思虑。

胡寄窗写道:“老子把工艺技能认定为社会祸乱的原因,他们要求革除工艺技能,乃至认为响马之产生也是因为工艺技能的关系”,“可见他们对工艺技能的深恶痛绝。

判断否决工艺技能是道家经济思惟的特点。

早期儒家其实不根柢否决工艺之事,只不赞成儒者从事工艺,乃至有时还认可工艺的重要浸染。

墨家之推许工艺自没必要说。 战国后期的儒法各学派,虽鄙夷工艺,但尚一定工艺之社会浸染。 只有道家才毛病地把工艺看作是社会祸乱的本源。 ”“老子否决工艺技能的这一不雅概念,很是奇特,与战国各学派以及战国往后各封建时期的思惟都迥然分歧。

这一不雅概念自己不但是消极落伍,而且是反动的。 ”(《中国经济思惟史》上,第211页)这种剖析虽有其事理,但我们感应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再作辩白。

老子正视“无为”,正视“朴素”,正视“节约”,他否决工商的不雅概念有其指导思惟的原因,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客不美观地讲,老子其实不是笼统地、绝对地否决工商,他重要否决的是统治者借工商积敛财货,过奢侈豪华、醉生梦死的荒淫生活,其实不否决老苍生求富,因为在本章中,老子说“我无事,而平易近自富”。 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证据。

笼统地讲老子否决工商业的成长,生怕还要再找一些论据。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开学第一课》初中生不周围后感作文

下一篇:《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