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回 追击倭寇沧狼行最新章节

93浏览

第二百六十七回 追击倭寇沧狼行最新章节

话音刚落,一匹高大的骏马如闪电一般奔出了城门,但那不是谭纶的座骑,而是一直在门前不作声的那名锦衣卫首领骑的骏马。 那数百名刚才还站如青松,不动如山的锦衣卫士们,一下子排成了两列行军的纵队,紧紧地跟在这马后面,飞奔出城,他们身上鳞片锁子甲互相撞击的声音冲击着人们的耳膜,震撼着大家的心灵。

守门的军官急忙喊道:“沈大人,还没接到命令!”远处传来那军官中气十足的声音:“事发突然,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请代为向张大人禀报,就说沈鍊先行追击。 ”谭纶刚才要冲的时候,差点撞上了那沈鍊的坐骑,急忙勒住了胯下的骏马,那马后蹄着地,两只前蹄高高扬起,差点将谭纶掀下马来。

饶是他武功一流,骑术不凡,紧勒住缰绳,身子紧紧贴住马身,这才没有坠地。

当他把受了惊后狂跳不止的坐骑安定下来时,锦衣卫的队伍已经追出城一里有余了。

谭纶脸上尽是汗水,官帽也掉在了地上,李沧行听到他不甘地嘟囔了一句:“怎么又落后了!”旋即谭纶的大嗓门再度在众人耳边炸响:“重复一次命令,领到腰牌的随我来,今天誓灭倭寇,与诸公明早回城摆庆功宴。

”宴字还在空中回荡,谭纶的白马已经冲出了城门。 高手们纷纷施展轻功身法,跟着白马后面一路狂奔。 李沧行在休息的时候就跟钱广来暗自商量过了,暂不全力以赴,若是情势危急时再全力出手。

二人的功力相仿,这大半年的相处中也没少较量过轻功,钱广来一身的肥肉,速度却着实不慢,李沧行全力施展神行百变和梯云纵时也只能和他并驾齐驱。 这一次二人都只用了六七成功力,跟在队伍的中间。

奔得十余里后,这百余名高手的队伍渐渐地拉开了大约有一里路的距离。

谭纶的马乃是健骑,可日行八百里,奔出这十余里也只不过用了两柱香的时间。 而众高手们功力不一,奔在最前的尚且气定神闲,落在后面的反而一个个气喘吁吁。

李沧行与钱广来一边夹在中间施展着江湖上寻常的提气纵跃的身法,不紧不慢地跑着,一边低声的交谈,二人都挺奇怪为何这些倭寇也能跑得如此之快,连前面的锦衣卫也没能追上他们。

正在交谈间只听到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兵刃相交之声,所有人都加快了脚步。 前方一百余步的谭纶的坐骑一下子冲进了密林之中。

当李沧行奔进密林时。

发现这里正在激战。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地上躺着数十具尸体,十余具是倭寇的,而锦衣卫的死者有三十多。 一些受伤的锦衣卫士们倚树而立。 点着火摺子,把这阴暗的树林里照得灯火通明,手持长刀的倭寇们正与锦衣卫们杀成一团。

沈鍊的马已经死了,倒在地上,肚子给划开了长长的一道,四肢还在条件反射式地抽动着,而沈鍊的腿上官裤也裂了道长长的口子,护胫甲给劈掉了一半,露出里面的肌肤。

看这样子。 想必是倭寇在此地设了埋伏,以土遁的方式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下沈鍊的坐骑被开膛破肚,人也险些断腿。 与沈鍊对敌的是一名中年倭寇,白天的战斗中。

李沧行看到这人是最先跳起以手接剑的一个,因为这人露在外面的手臂上足有十余条长长的刀疤,其状可怖,因此李沧行狠狠地记住了他。 这人现在没带面具,脸上同样是两道刀疤自额及颊,随着他抽动的面部肌肉一跳一跳,仿佛两条蚯蚓。

沈鍊用的是标准的万里黄沙刀法。 李沧行是第一次实战中见到这门流传已久的西北武林快刀,只见他出刀快捷如风,刀刀狠辣,绝无拖泥带水,一把一尺三分长的快刀如一团跳跃的银光,把整个人都罩在里面。 而那疤面倭寇,则是右手长刀,左手一柄短刀,长刀的攻击威力之大,飞沙走石,而那短刀则用来格档沈鍊的近身攻击。 李沧行抛开对倭寇的仇恨,仔细看了一下他的刀法,发现这东洋刀法极为精妙。 疤脸倭寇的长短刀的衔接非常合理,长刀不是象中原武人这样以劈为主,而是更象峨眉紫青剑法那样,突刺极为精准,一旦不能得手,则马上长刀转削,短刀则护卫近身,防止沈鍊的近身缠斗,随着打斗的继续,他的长刀也不停地开始带动起地上的尘土石块,显然内力非同小可。

更厉害的是,沈鍊的刀法已经是极快,而这疤脸倭寇的刀法却更是几乎肉眼难辨,两人招招攻敌要害,却是很少出现兵刃相交的格挡,往往是一击不中或者见敌来得及救就马上变招换一处攻击。 对比林中此起彼伏的叮当之声,这二人的打斗如舞蹈一样,动作极为优美,却又是凶险异常。 李沧行迅速地环视了一下树林,倭寇尚有六十人左右,锦衣卫士还有二百余人,一般是两到三个卫士合斗一名倭寇,这些倭寇战法极精,往往两三人一组,背后完全交给同伴,进退如同一人,隐隐有些合击武功阵法之妙。

白天所见的倭寇几乎全部投入了战斗,而那大红盔甲的首领却仍然戴着面具,坐在马扎上,双手拄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涓涓的红色小溪正从刀的血槽里流下。 那个异类剑客仍然是双手抱剑,站在他身边一动不动,林中的一切仿佛与其无关,首领身前的地上倒着三具锦衣卫的尸体,看样子是冲上来想杀他不成,反被其所击杀。 此时谭纶已经杀到,跟着他一起加入战局的还有第一批的三十余名高手,形势顿时急转直下。

开始锦衣卫仗着兵多,倭寇靠着人猛外加埋伏,斗了个旗鼓相当,这下谭纶带着上百高手加入,一下子局势变得一边倒,瞬间就砍倒了四五名倭寇。 谭纶自己把长刀舞得如水银泻地一般,与沈鍊一左一右夹击那疤脸,他的兵刃有四尺三寸,比那疤脸的长刀还长了一大截,走的又是刚猛的外家路子,正好与沈鍊那近身快刀相得益彰,五六招下来,就迫得那疤脸手忙脚乱,躲闪连连了。 坐在马扎上的红甲倭首一看形势不妙,马上身形暴起,雪亮的刀光一闪,带起两蓬血雨,冲在最前的两名高手的脑袋一下子飞到了半空中。

李沧行认得这二人是丐帮李舵主的两名精干副手,皆非弱者,这倭将居然一刀杀二人,这份功力当真是惊世骇俗。 抱剑而立的那个倭寇剑客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仍是不动如山。 红甲倭将一路连杀六七名高手,均是所过之处身形如鬼魅,杀人只一刀,死者无不是一刀两断,但入人耳的却是只有利刃入体的那一声,刀法霸道如此,居然出刀时悄无声息。

在场有数人惊愕于他这种凌厉的刀法,鬼魅般的身形,一时失神,直接被对面的倭寇趁机砍倒在地。 李沧行与钱广来意识到胜负的关键全在此人身上,不约而同地同时飞身而上,钱广来从怀中抽出一对非金非银的棒子,肥硕的身形如同球形闪电一般,直扑红甲倭首的正面。 李沧行则是紫电剑出手,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一道紫色的闪电划过了漆黑的夜空,配合着隐有龙吟之声的罡风,向那红甲倭首的侧面卷去。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名创优品携手顶级化妆品厂商推出MINI PONI亲民彩妆系列【图】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