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高低贵贱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76浏览

第1317章 高低贵贱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几个人进入房间之后马上关门落座。

罗琳迅速的端茶倒水,一切服务都做的非常的到位,杨旭阳也示意厨房可以准备上菜了。 “康达教授,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你那么重视,还给我放下了一张邀请函。 ”陈鱼跃则是开门见山:“如果只是三五好友的小聚会,恐怕不需要搞的那么正式吧,我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康达教授押一口茶,微微一笑:“其实今天我是想和你谈论一些事情,所以觉得有必要重视一些。 ”陈鱼跃摊手道:“那咱们就尽量不要绕弯子了,拨云见日直接说吧,我一会儿还准备去上江感受感受‘大城市的夜生活’呢。 ”杨旭阳马上一副“我懂得”表情笑着道:“陈部长无论需要什么样子的‘娱乐项目’,我这地方都可以帮你安排,保证让你满意,呵呵呵……市区里能嗨的项目我这里都有,市区里没有的项目我这里也有……”“杨老板理解错了。

”陈鱼跃哈哈一笑,随口应付了一句。 康达教授见陈鱼跃是真没打算呆多久,也就不再兜圈子了,毕竟他对陈鱼跃的个性是不了解的,无法掌控的。 万一陈鱼跃一会儿真的甩手就要走,总不能直接就上强硬的手段留人吧?毕竟他今天的目的是想缓和,而不是彻底撕破脸把关系搞臭,若是要撕破脸,他根本没必要做出今天的安排。 “陈部长,在我们喝酒之前,我想先说几个成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优胜劣汰,弱肉強食。

”康达教授淡淡道:“不知道这些成语陈部长有没有听说过。 ”“当然听说过。 ”陈鱼跃笑了笑:“康达教授,你是现代生物学家,这些成语好像就是你们现代生物学家的理论吧?”“这叫做丛林法则。 ”康达教授认真道。 陈鱼跃点点头:“嗯,丛林法则,我明白,听说过,就是达尔文的生存法则嘛。 ”“丛林法则有两个属性,第一个属性就是所有生物都要遵守的自然属性,而另外一个属性就是我们说的社会属性。 自然属性是受大自然的客观影响,不受人性以及社会性的因素影响。

”康达教授侃侃而谈:“毕竟自然界中的资源有限,只有强者才能获得最多,这点体现在植物界方面。

而社会属性一般体现在我们的动物界,而人作为高等动物,却可以改变丛林法则的自然属性,当然了,人类社会同样要遵守的生存法则,所有的竞争都是要遵循丛林法则,至于竞争的结果那就看各自的能力了,那是智慧和手段以及适应世界的能力。

”陈鱼跃很敷衍的鼓了两声手掌:“好,说的好。

”康达教授愣了一下,他说这些可不是想要陈鱼跃叫好的。

“这法则可是达尔文研究古生物与进化的成果啊。 ”康达教授严肃道。

“是,我当然知道这是伟大科学家的成果。 ”陈鱼跃收起了笑容,他知道康达教授接下来想说什么,所以就直接给他堵住了接下来的话:“可惜的是,这个伟大的成果被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了社会学的一种口号。 ”康达教授没想到陈鱼跃会继续说下去,他想打断陈鱼跃的话,陈鱼跃却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陈鱼跃耸了耸肩膀:“而且现在这已经成为主流社会的共识,这种思潮在西方国家里多年前就有,可以说是一种反人类的产物,自从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国家的一些人就把这个成果当作先进经验用到了基层经营管理中,虽说这种意识能一时促进经济发展,但是却也加快了两级分化的速度,激化了以前没有的社会矛盾,加大社会不稳定因素……害大于利啊。

”康达教授一时之间竟然被陈鱼跃说的哑口无言。

杨旭阳学陈鱼跃刚才的样子也鼓了两声掌:“陈部长果然是高瞻远瞩啊,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听起来的确挺不得了呢。

”“在现在这个既物质又功利的社会中,人们已经不自觉的就把同类分为了三六九等。 ”陈鱼跃冷笑一声:“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不论过去,不问缘由,永远用适者生存的强势逻辑笼罩复杂幽深的现实疑难,多么可怕?”现如今就是这样。 很多自以为已经成为社会精英的人,总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在生活低层挣扎的人们。

这些人已经忘记了曾经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康达教授,任何一个国家与社会都不可能消除贫穷与落后吧。 ”陈鱼跃突然问了一句。 康达教授愣了一下,只能点头,即便是最富裕的国家,街边仍然会有饿殍。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有了‘上流社会’和‘底层阶级’这些词语,以前底层阶级是奴隶,是佣人,是上江滩旁拉黄包车的和码头上抗麻袋的,现如今又发展到环卫扫马路的,捡破烂的,还有快递外卖这些工作,都是在人们无意识的情况下就被划入了‘底层’之中。

”陈鱼跃冷冷道:“赚钱少和赚钱辛苦就等于‘底层’,这是多少人从小就被烙上的印象?从以前的家长恐吓孩子说不好好学习长大就去掏粪就去扫大街去,到如今的家长威胁孩子说不好好学习长大就去下车间去送快递去,以后还会发展成什么?”“陈部长,你有些激动了。

”杨旭阳示意秘书罗琳去倒水。 陈鱼跃摆摆手:“我没激动,只是随便聊聊。

”“贫穷和底层是挂钩的,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思想。 ”康达教授也终于插了一句话。

“但贫穷是贫穷者的过错吗?贫穷就有罪吗?”陈鱼跃又反问:“贫穷的人努力挣扎,拼命工作,养活家人,让孩子受到教育,难道不是更加令人敬佩和尊重的行为吗?可是为什么人们会在不自觉中就给贫穷的人带上‘底层’的帽子,然后用习以为常的态度去暗暗的歧视?”康达教授哑口无言,他不是社会学家,也不是心理学家,这些他可不清楚。 “这种行为就是这个社会的耻辱。 ”陈鱼跃冷笑一声:“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分为精英和劣等,就是人性最卑劣的一面。

”陈鱼跃把这些话说出来之后,简直是把康达教授今天想说的一些话全部都给堵回了康达教授的心窝里啊。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无名英雄,平凡而又伟大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