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短文摘抄 关于爱情的唯美短文

8浏览

爱情短文摘抄 关于爱情的唯美短文

于是,我们离开了那个山村,你去了很远的陌生城市;我在遥远的南方上学。

偶尔我还会想起你飘逸的长发在风中,挺而直的鼻子微微上翘着,你的嘴唇想说什么,终于欲言又止了。

我看着学校操场边那条河上飞起的白鸽子,她舒展开翅膀,轻轻地飞,我在瞎想,那也许就是你,在天上飞着,你只不过是众多的鸟类的一只,你偶尔来到我身边,又带走了我的一点什么!但你还回来吗?我真的不记得你的容颜了,它在苍茫的暮色中模糊了,你还在吗?我想下次我一定好好的说一说你!你们家的黑狗摇着尾巴坐在门口了,年迈的老父亲已经头发微微发白,但我还是不记得当时你走的时候是不是带走了我的手帕,不知那个夜晚是不是也星光灿烂抑或大雨滂沱。 就记到这吧,如果你明天还有梦,记得,还象白鸽一样展开翅膀。

我在梦里还回到我的家乡……2016年的新年梦想读书、写字、在路上,今天终于把写字提上日程,想了半天写在哪里,最后寻了许久找到这没有熟人、没有好友、没有ta存在的空间,记录下我最最想说的话,有些矫揉,也有些造作,但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写,安安静静地回忆……(一)我们最初的模样故事应该从09年10月的一个晚上写起,为什么是晚上,因为那天我和双儿下课后一起回宿舍,半路你拿着一个大包裹出现了,你和双儿比较熟悉,可能是因为舞蹈的缘故,你们简单地攀谈,我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径直向前走。 过了许久,你发现旁边有个我,告诉了我你的名字,我似乎没怎么理会,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宿舍,你拿着你的大包裹和我们再见,印象中大包裹里是你父亲给你邮寄的棉衣。 那时,我特别纳闷,一个大包裹你和双儿说了一路,哦,对了,你告诉我完你的名字,还问了我哪里人,我说我是天津人,你狐疑,怎么一点儿天津味儿都没有,其实我也不知道原因。

这就是我们故事的序,就像乱麻的头,因为之后发生了太多可爱而温暖的小事。

那次有的没的的认识后,只有双儿在的时候,你才会和我打招呼。

偶尔会在学生会碰到你,从来没有交集,也不会凑到一起聊天,你有你的圈子,我有我的圈子。

你总是跟在你们班长的后面或是和某个部长打趣开玩笑,而我会和其他班的团支们聊着班里的工作,或是小声吐槽下班长。

久而久之,你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一个好事的小混混,像社会里那些拉帮结派的小弟大哥,有时还会点上一根烟和他们吞云吐雾,好吧,我是怎么喜欢你的我都不知道。 第一次让我对你刮目相看的时候,是新生辩论会,你竟然当主持,白衬衫外面的西服虽然有些大,但还是映出了你清秀的脸。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始,你居然手里夹着烟,我礼貌地问完,冷冷的说了一句,能掐掉吗?你傻笑着掐掉了烟,然后一本正经地宣布辩论会开始。 这是我们第二次正面对话,好吧,有点好印象了。 这是刚刚入学的我们,各自忙不迭地适应着大学的生活。

你不知道,那时的我有些重生的感觉,因为自己的脆弱,曾经想要退学重读,被迫参加了高考,之后除了填报志愿再也没有走进过高中校门,还好,在那年,我选择了这花开四季的校园,开始了人生中最美妙的一段时光。

这个故事的女主角是我的同学,当我听说了这个故事之后,当场心灰意冷,为什么人家的初恋能够干出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而我的初恋,已经变得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呢?这个故事的开头很正常,但是,你一定猜不到它的结局。

好吧,言归正传,女主角在我们的读书时代,是每个班都会有的那种好学生,她的行为简直就是学生守则的真人版,戴着厚厚的眼镜,两耳不闻窗外事,上课总是最认真的一个,老师提问没人回答的时候会喊她起来,她一定会说出标准答案。 1。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梦见芦苇 梦见芦苇什么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