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之殇 ——浅析海子的诗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影响

15浏览

海子之殇 ——浅析海子的诗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影响

  我不知道海子在国外的影响如何,如今国内把他奉若神明,觉得有必要探讨一下。   海子,原名査海生,男,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人。

1964年生,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于1989年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海子的文学创作大概只持续了七年,却留下了近200万字的作品,包括约250首抒情短诗和几首长诗和诗剧【其中部分未完成】正如其好朋友西川所说:“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他像一颗年轻的星宿,争分夺秒地燃烧,然后突然爆炸。 ”  笔者认为,海子本想给中国当代诗歌趟出一条新路,结果却陷入了绝境与迷茫,把自己给写死了。 从海子在1986年11月8日的日记里我们读到:“我差一点自杀了……,但那是另一个我——另一具尸体……我曾以多种方式结束了他的生命,但我活了下来……我又生活在圣洁之中。 ”由此看来,海子曾不停地挣扎在生与死的痛苦纠结中,寻找自己能活下去的勇气和理由。 而当他经过苦苦追索仍找不到生存的确凿证据时,遂清醒地意识到生之空虚和焦虑,以及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于是最终的死,也就变得不可避免。

  海子的死在当今中国诗坛绝不是孤例,而是逐渐蔓延成一种现象。

从拿出巨资给海子修墓的黑龙江诗人卧夫【张辉】的死,我们又得到了佐证。

卧夫在2012年的一次采访中透露:“自己正是沿着海子当年的脚步,用镜头记录海子的生命轨迹。 此前他曾说‘我给海子修墓,也因为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实在让人太心疼了’。

”卧夫2014年5月9日被发现于北京怀柔山中意外死亡,警方判定卧夫是因脱水导致多个器官衰竭,死因成谜。

而诗人老巢则认为:“我相信卧夫不是迷路,是自断后路。

死,和活,都不讲理。 要尊重每个人的死亡权,这也是人权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

寻死,等死,都是死。 按自己想好的样子去死,死不改悔,我佩服。

”卧夫死之前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是海子的名句:“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无疑又佐证了老巢的判断。

  再联系到前不久深圳打工诗人徐立志的死,不是也将自己写死了吗?相比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作者余秀华的兴,徐立志的诗也一样优秀,甚至比只生活在自己封闭生活圈子里的余诗更具有普遍的社会意义和文学价值。 但和余诗短短数月几十万的销量相比,许立志的诗集却只能靠募捐的方式卖出。

在诗坛如此萎靡不振的背景下,究其端倪,与媒体的推波助澜,“脑瘫诗人”的标签有极大的关系,以致于让两个出版社竟相发出“即使赔钱也要出”的豪言壮语,其实连鬼也晓得,余诗在如此大好情势下会赔钱吗?  而海子要比他们二位更高尚,海子的可贵之处在于:一,自觉摆脱了诗人以往那种只关心自己生活圈子和个人命运的清高形象,开始思考诗人在现实社会中的存在感和价值;二,不再满足于中国诗歌现状,开始尝试着为中国新诗的未来寻找方向并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三,自觉地运用自己的诗歌创作包括理论为中国的新诗树碑立传,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乃至整个生命都献给了自己挚爱的事业,成为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诗人。 但海子的诗,笔者认为并不出类拔萃,足以影响世界,短诗还好些,长诗尽是一些灵感片段的感性集结,无法形成震撼人心的凝聚力量。 好在海子是官媒推出的诗人——海子的诗曾获《十月》大奖,官方的认可及一系列的纪念活动把海子树立成了当代诗人们的标杆。

  但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海子的诗,并不完美,并不能成为我们今后的典范,尤其是他所推崇的荷尔德林,凡高诸人,都是人类艺术史上疯子般的天才。 我们要学的是海子超乎常人的自觉意识和进取精神,以及其作品中所渗透的哲学理念和人文主义情怀。 中国五四以来的新诗坛,并没有为我们孕育出足以影响世界的大诗人,中国新诗的路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们应像海子那样,前赴后继,勇于思考和创新,为中国未来的诗歌发展进一步作出开拓性的贡献,不枉于时代,不愧对先人,以慰海子的在天之灵。

  我想:也许今后,还会有诗人自戕,布其后尘。

但我们当代诗人,应注意调整好自己的心理状态,不要像他那样疲于工作,迷惘无状,最终将自己写死。

放眼世界诗坛,多少年来都是这样,不隆也不衰,实在写不出或写不好,可以不写,诗人并非一种专业,诗歌也只是一种爱好,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命搭进去,笔者认为不值。   海子之殇同时也是当代中国诗人之殇。

  【附诗一首】怀念海子  有一位诗人死得非常年轻  花季未完便已凋零  昨仰枝上锦簇怒放  今俯根下暗恨陡生  你可曾梦笔头生花  你可是囿于才尽江郎  庄子和蝴蝶曾相互梦见  圣经上写满人类的谎言  活一天痛苦就加深一分  这压抑创作者的文明  何时能摒弃这  ——充满功利的世界  让社会返老还童  思念前生了却今生  得到与失去交织成不幸  你的所有愿望啊  都已化作了车轮下的鲜血一盅  生有多重死有多痛  不身处其中谁能说清  你走的是如此凄匆  连我也常感脊背阵阵发冷  爱几分恨就有几分  我每每纠结于内心的苦闷  既想沿着你溅血的道路前行  又彷徨于她的美丽与无情  还想为你薄奠诗几行  却仿佛是在为自己澄清  我的心在抖灵魂在滴血  笔尖凝滞于巨大的沉默中  越强压痛苦就越加沉重  奇思妙想竟不成  总不见白头诗人  常令我热泪纵横又如倾!。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山东管理学院经贸学院 2019年度全日制学生转专业实施方案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