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流行音乐40年200佳唱片(持续更新)

19浏览

台湾流行音乐40年200佳唱片(持续更新)

  习惯上,人们总是会将1975年的6月6日,认定为台湾现代民歌的诞生日,因为就在这一天,杨弦发起的“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在台北中山堂举行,而他所倡导的节奏鲜明、旋律轻快,又带有浓厚书卷和人文气质的音乐,也很快成为台湾现代流行音乐往后发展的一个标准,不仅影响了八十年代台湾流行音乐的审美取向,从而奠定了台湾流行音乐的根基,即使是它的稀释产品,也照样能够在九十年代,打遍两岸三地乐坛无敌手。

  但教科书式的历史总是需要某个人和某个事件来作为词条,以供后人祭奠和怀念。 而真实的历史却永远散布于辽阔又旷远的时空,需要用更精细的画笔,才能将线条临摹的更接近历史真相。 事实上,早在“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举行的五年前,李泰祥就已经开始了他的现代民歌创作实践。 只不过,由于这位台东阿美族后裔的音乐人,因为有着浓厚的古典音乐背景,而一直被人们将他圈定在古典音乐家的范畴,即使是当时他有心下凡,也会因为他身后那对古典的翅膀,而让普通大众觉得高不可攀。

但最为重要的,恐怕还是当时的李泰祥还没能找到一位诠释者,能将他的古典流行歌,变得真正流行起来。

  与杨弦、李双泽、吴楚楚等一大批以美国民谣为养分、以吉它弹唱为形式走向歌坛的民歌手不同,李泰祥即使是从一开始就想把东方元素融合进西洋音乐里,也是由一种学院化的形式、理论化的高度,由上至下进行创作实践。 正因为如此,早年的李泰祥,一直被古典音乐圈认为是一个流行音乐工作者,而在流行音乐圈,人们又会将他当成是古典音乐家。 不过,在东西方结合的过程中,最终让李泰祥获得成功的,就是他以民谣音乐作为润滑剂,在古典音乐家普遍不太可能写出干净、简洁流行旋律的同时,他却因为有了那些来自田野山间的纯朴旋律,而让作品首先有了流行的潜质。

为此,在1970和1971年,他陆续向三毛、余光中、叶维廉等作家和诗人邀词,并以其子李奕青的谐音逸之青为笔名发表了一些作品。 不过,由于1973年李泰祥获选了美国洛克斐勒基金会访问学者,他也为了套取现金,而将这些作品打包卖断给了歌林唱片。   直到1978年,李泰祥才终于找到了他那些压箱之作的理想诠释者——齐豫。 当时的齐豫,还是台大历史系大四的学生,出于对民歌的喜爱,齐豫也报名参加了第二届“金韵奖”的比赛并获得了冠军。 而与其他金韵系的歌手有所不同的是,“金韵奖”的认可似乎还满足不了齐豫的成就感,直到随后在首届“民谣风”中再次获得独唱组的优胜。

而她也因此和郑怡一起成为这两个派系分明比赛的历史上,仅有的两个同时获得优胜的歌手。   齐豫清新、飘逸的嗓音,很快就被当时“金韵奖”评委之一的李泰祥相中,并邀其在《金韵奖第三辑》中演唱了他1970年的旧作《春天的故事》,而齐豫高亢又细腻、尖锐却不单薄的声线,几乎完美的演绎出李泰祥作品的神韵,这也使得李泰祥毫不犹豫的担纲起这位新人首张专辑的制作人来。 而与其说他当时想捧红一位歌手,倒不如说他正争需要一位理想的歌手,来捧红自己的作品。

  翻开台湾早期民歌手的早期专辑,有一个很主流的现象,就是无论歌手和创作者都是出自新人,后者大部分也是出自“金韵奖”和“民谣风”,只是因为志向或唱片公司商业的考虑,才很快就走入幕后。 所以当时的民歌专辑总是荡漾着清新和青涩的气息,却也难免因为朴实而显得单薄。

而齐豫的处子作《橄榄树》,则是同时期民歌手中,在艺术上最为完美和成熟的一张作品,其中李泰祥的创作和制作之功不言而喻。   齐豫的声线被称为东方的恩雅(Enya),在华语乐坛亦被称为天簌的象征。

但事实上,《橄榄树》里她的声线,除了因为尖锐的高音所带来的飘逸感,期间还总是散发出一种很纯朴的泥土和青草气息,完全是地簌与天簌通灵的融合。

这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结果,是天赋让齐豫的声线,自然而然在古典和民谣之间融为一体,而青春的单纯和率真,又让齐豫的歌声,总是会在美伦美幻的乐境中,呈现出一种义无反顾和勇无直前的锐利气质,而这种气质,也在日后随着齐豫对音乐领悟力的日渐提高而渐渐消失。

  专辑的主打曲由三毛作词,但由于是新格唱片从歌林唱片转买版权的缘故,作为原作者的三毛,最终反而对歌词失去了控制力,也使得最终交由齐豫演唱的版本,实际上却是一首修改版。 其中“为什么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宽阔的草原”,甚至是完全改变了原作者的意境,三毛更是因此还发表过声明,“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必去流浪也罢”。

  专辑的《欢颜》和《走在雨中》也同时出现在台湾导演屠忠训执导的电影《欢颜》里,前者还曾经当选为1979年第十六届金马奖的“最佳电影插曲”。

除了这几首最接近流行歌曲的作品外,专辑如《青梦湖》、《我在梦中哭泣了》等等,则更像是李泰祥通过齐豫的人声所进行的艺术流行歌曲实验,就更不要说三首纯器乐演奏了。   即使是在“台湾百佳专辑”中高居第三的经典之作,李泰祥却直到二十年后,才逐步认可它的经典性。 显然,在这位以企鹅三星带花作为标准来奋斗的音乐人眼里,这种仅仅只是东西方初期实验的东西,显然有太多未尽的理论和结构不如人意。

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就连李泰祥自己也会慢慢发现,《橄榄树》专辑里所描绘的,虽然是一幅朦胧、随意的美丽画卷,但正是这份随意的美感、随意的惆怅,反倒是纪录下美丽瞬间永恒的真实感。

这也正是李泰祥和齐豫在日后的作品,虽然可以在艺术上攀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但在纯粹美上却也永远没有超越这张专辑的原因。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如果抗日部队里有个会说日语的中国军人,会有什么不一样? 作文素材高中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