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雍正年间的京东水利营田 情感分析国内外研究现状

34浏览

清代雍正年间的京东水利营田 情感分析国内外研究现状

选择文字大小清代雍正年间的京东水利营田发布日期:2015-07-02原文刊于:前代京东的水利营田多顷稻田,劝百姓耕种,当地百姓也因此富裕起来。 百姓编了一首歌谣歌颂这位让他们过上富裕和安定日子的太守:年),位于腹里东北角的永平府,中统年三年()雍正年间营田四局之设年月。

注:、河水泛滥列入水灾。

、该统计包括今天的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 、雍正三年有七十四州县被水,这里由于资料所限,只统计该书中记载的方志,所以受水灾数字会有所不同。 )的州县受灾,这的确多年少遇,除雍正十一年(年)外,这也是这十几年间最大的一次水灾了。

年)正月二十七日,朱轼上了一份奏折,称京东一带背靠高山,面朝大海,山泉较多,灌溉条件要比直隶南部好得多,“若开浚沟渠,引流种稻,于民生甚有裨益。

”雍正帝批示说“朕亦如此想”。

几天后,即二月初二日,朱轼又上了一篇奏折,说经过迁安和滦州各村庄,发现“流泉喷涌,可种秔稻之处甚多,且地势力高阜,无水潦泛溢之患。 ”皇帝看了非常高兴鼓舞,批示说:“实慰朕怀,全赖卿同怡王协力,代朕成此美政也。

朕实不胜欣喜,勇跃兴举,齐竭力,共勉之。

”三月初二,怡亲王等上京东水利题本,疏陈若干修浚建议,两天后奉旨:依议速行。

、永定河为一局,将现在分司改为河道管理;、畿南诸河及西淀为一局,将大名道移驻保定府管理。 京东各州县的水利营田年曾派遣太仆卿顾琮核查各处营田,要求水源充足的地方取地方官永远可为水田结状,著籍存户部。 荒废者,查参如例。

年)二月二十七日,营田观察使陈仪上了一篇奏章,向皇帝奏请于玉田、丰润两县再次修建营田工程,“玉田、丰润两县负山襟海,地势北高而南下,泉河溪涧之水汇聚,低乡沮洳汙涂,本宜种稻,惟向无围防沟洫,是以仅萟旱禾,一遇雨泽偶多,往往失其收获。

自雍正四年蒙皇上天恩创举营田,代为经理,固已浚筑兼施,变汙莱为膏腴矣,此外可营之地尚多,小民望营之心甚切,所当推广皇仁,亟为开筑者也。 ”计划在丰润和玉田各新开一片围田。

不久,这片围田建成,玉田县新开的围田情况大体如下:还乡河与蓟运河之间有一片几十里的肥沃土地,一有雨水,这里就成了众水所归之地,就是种高粱等不怕涝的农作物,也经常被淹。 陈仪和玉田县知县马鸿俊等查勘了地势,发现还乡河比蓟运河高四五尺,便从还乡河西岸孙家圈之前建造了一座石闸,开了一道长多丈的东西向横渠,在这条渠的两岸各设立围田,从还乡河引水灌溉稻田,水多的时候则排水于蓟运河。 南围长多丈,北围长多丈,高、尺。 在围内开沟挖洫,纵横相通,又随地形套作小围。

在沟口又建造了十座涵洞,一座木闸,以控制水势。

为了交通方便,又建了三座桥。

这片围田达顷之多。 这片围田的堤围渠闸工程,都由革职员外程志仁代为修筑。 顷亩分。 雍正五年顷亩分,农民自营稻田共顷亩。 雍正七年顷八亩,农民自营稻田共顷亩。 顷亩。

到雍正十年顷亩。

王兰庄、菱角泊、三家淀等处营田副使光禄寺卿王钧建闸筑围,也营治稻田顷。

顷多,临河筑堤多丈,高尺,在围内挖一道围沟,长多丈,挑沟之土即用以修围。 胡家泊围田多顷,开挖一条长多丈的河,与副使王钧围田外的引河相接,在接界之处建闸节水,筑围多丈,高尺。

梁家湾和胡家泊围田围共建进水涵洞座。 顷亩分厘。

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顷、雍正《畿辅通志》中对营田数无记载者以记。 、改旱田者以负数记。

、只记有明确记载者,模糊者不计。

、官员营田列入官营。

、以顷为单位,小数点后分别是亩、分、厘、毫、丝。

)年)开局,推广到各地,且主要集中在雍正四到七年,其中雍正五年营田最多,达顷之多。

就地域来说,丰润县最多,其次是玉田县。

这次营田,以官营为主,达多顷,民营仅多顷。 年)始至雍正末年,除玉田、丰润外,各州、县再没有新的营田出现。 这与雍正八年怡亲王的去世、水利营田府解散不无关系。 雍正十年至十一年(年),玉田、丰润之所以在出现大面积新田,是因为重视营田的陈仪被任命为京东等处营田观察使,又新开发了几处面积较大的围田。

年),各州县都有部分水田改为旱田,多少不一。

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这些水田的开发多多少少有些勉强。

至于为什么在这一年那么多水田改为旱田,除怡亲王去世的社会因素外,笔者又查阅了这一年的气象资料,发现更重要的是气候因素,因为这一年畿辅地区旱情较重。 年月版)统计得出。

注:、该统计包括今天的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

、这里由于资料所限,只统计该书中记载的方志,所以只能大体反映旱灾情况。 )年)大旱,旱灾严重,在保存下来的方志中,近一半的方志记载这一年有旱灾。

年)设营田四局,推广到各地。 京东营田活动且主要集中在雍正四到七年,其中雍正五年营田最多,雍正九年有多顷改为旱田,雍正十、十一年,在陈仪的主持下又开发了多顷围田。

乾隆二年,随着乾隆“,皇帝诏谕:“物土宜者,南北燥湿,不能不从其性,倘将洼地尽改作秧田,雨水多时,自可藉以储用,雨泽一歉,又将何以救旱以前近京田赋考》。 ,河渠四。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颜梅华口述历史》后记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