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梅华口述历史》后记

197浏览

《颜梅华口述历史》后记

  颜梅华早年以连环画闻名上海,后来转型中国画,无论山水、花卉、书法,或是戏剧、历史人物,项项俱佳,款款精到,特别是退休后的近三十年里,为其艺术创作的巅峰时期。 两年多前,本人作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接受为颜先生作口述历史的任务,老人时年已88岁高龄,待人亲切和蔼,儒雅大方,精神依然矍铄。

  颜先生性情淡泊,不喜欢故事性的讲述方式,而是在清逸的神气中讲述自己对美术人生的见解,因此,他的讲述没有生动的情节和浓重的色彩,但如他喜欢的龙井茶一般,色绿、香郁、味甘、形美,细细品来,自有其独特的内容。   与一般文史馆馆员的口述历史不同,颜先生对于自己的人生履历讲述得不多,比如很少谈及自己连环画作品的创作过程与评价,这可能与他对连环画队伍的评价不高有关。

很多同行都知道,颜先生一生清高,不喝酒、不抽烟,生活中没有不良嗜好,而一些连环画作者在他的眼中是“只知道二两白干,三两猪头肉,晚上吃吃画画,就满足生活了”。

因此,已经成功转型的颜先生不愿多谈与连环画相关的自身经历,也是可以理解的。   颜先生最初以连环画为职业,其擅长武侠侠客及古典题材,笔下的武侠人物形象独树一帜,受到读者的欢迎,因而年轻时就有上海连环画“四小名旦”之称。 他早年的许多作品,如《九纹龙》《三雄铲霸》《双刀虎》《红侠》《新荒江女侠》等,不少已是连环画书摊的畅销书。 解放后,颜先生适应新形势,很快转变画风,成为上海连环画的主力创作者之一。

用新美术出版社领导黎鲁先生的话来说,颜梅华是最积极地向新形式新风格转变的连环画家,事实也是如此。   在1950年代,上海的连环画创作主要依据时事政治的需要,从颜先生的以下作品可以看出他是如何适应连环画题材变化而付出创作热情的,同时也可见证连环画进入新社会后的繁荣:《迎春曲》(1950年)、《女英雄黄秀英》(1953年)、《人人能创造荣誉》(1953年)、《橘林喜事》(1953年)、《大和岛解放记》(1953年)、《风云初记》(1955年)、《马头琴》(1956年)、《礼物》(1956年)、《一幅僮锦》(1956年)、《神画》(1956年)、《我们家在草原》(1957年)、《爱情的传说》(1958年)等。   同一时期,根据外国题材的翻译故事也出了不少连环画,颜先生的《卓娅和舒拉》(1954年)和《未开垦的处女地》(1955年)引人注目,这些连环画均与贺友直共同创作,并出于出版社的特别约稿。

  1958年以后,颜先生创作了《革新派万岁》(1959年)、《技术革新的闯将》(1959年)、《养猪红旗手》(1960年)、《百折不挠攻尖端》(1960年)、《为了生命》(1961年)、《顾炎武》(1961年)、《待客如亲人》(1961年)、《海瑞背纤》(1963年)、《龙江颂》(1964年)等作品。

一方面是适应时代的需求,一方面也有机会继续发挥古典人物作品的绘画特长。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连环画创作和出版开始滑坡,此时的颜先生因身体原因已开始向中国画方面转型。 但是,他并没有完全放弃得心应手的连环画,依然创作出许多精品,如《黄巢起义》(1980年)、《智取生辰纲》(1981年)、《张飞审西瓜》(1981年)、《白蛇传》(1981年)、《高老庄》(1982年)、《鸳鸯剑》(1985年)、《杨志卖刀》(1985年)等。   颜先生是一位感情朴实、人品正直的画家。 他在口述自己的美术人生时,强调两个对比,即真心感受到新社会比旧社会好,退休后的生活比中年阶段好。

在旧社会,他原来有一个富裕的家庭,由于日本侵略中国,父亲在战争中失业,八个兄弟姐妹只存活他和八妹两人,他自己十五岁因生活所迫而失学,并患有忧郁症,虽然早年就从事连环画行业,但生活并不安定。 在新社会,政府组织画家进行新的学习,思想上、技术上都赋予新的面貌,所以他由衷地感谢新社会,认为新社会比旧社会好,在新社会投入了学习和工作的热情。   像很多老一代知识分子一样,由于有旧社会艰辛生活的经历,颜先生是实实在在地接受新思想教育的,在口述史采访时,他多次提到:我们这代人的艺术观,是长期经过这种思想改造过来的,至今还离不开这种思想。 我还是以这个观点来分是非的,比如这种画是资产阶级的,这种画是社会主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是绝对不会画的。

我们这代人的思想观念还是五十年代的,现在虽然是改革开放、百花齐放的时代,但哪些东西能画,哪些东西不能画,在我的心里依然有非常明确的界限。

即使在极左路线时期,虽然受到压迫,但是我们还是用正确的是非观来进行学习和工作。 颜梅华先生的这些认识,是老一代人世界观的朴实表现,自然也是值得尊重的。 (责任编辑:admin)。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妹妹结婚时给她的结婚祝愿短信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