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老乡好(第二更)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70浏览

第七百二十二章 老乡好(第二更)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副院长亲自说出来,林宇自己都不相信,道德经心法,竟然让诸子百家的圣人心法全部共鸣。 “想不到我们大夏的心法这么厉害……”林宇说道,同时还不忘瞥了眼白胡子老者。 “跟你大夏没关系,契合度这么高不是因为你修炼的心法,而是你的身体……”白胡子老者说道:“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一个皇朝子弟,会被学院招生办录取了……”“招生办?”林宇听到这句熟悉的字眼后,当时就愣住了,想不到圣文大陆也也有这种说法。

不过他也才知道,录取他的是招生办的人,貌似跟院长没啥关系啊。 另外,对于副院长白胡子所说的话,林宇内心也大为震动。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似乎在道德经心法的作用下,历经过蜕变,当初父皇就曾经提到过。 所以说到底,还是老子的道德经厉害。

“第一关第二关你都通过了,但第三关的阵法系考核,估计你没辙了……”白胡子副院长笑了笑,大手一挥,原本满是书籍的殿宇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空旷的殿宇,在他跟白胡子的脚下,则是纵横交错的沟壑,笔直的同时,深浅一模一样。 “这是……”林宇的表情陡然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心中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白胡子副院长笑看着林宇道:“阵法系的考核,只是考验你对阵法的亲和度,亲和度越高,对布阵的悟性越高,从而学习其他阵法,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内院大师兄丁长青,就是阵法天才,他曾经跟你一样,都是最接近预言之子,在阵法的考核中,资质最高……所以他现在传送阵法的造诣,超越三大帝国的传送师……”白胡子副院长对于这一点尤为自豪,说起来丁长青也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 “那学生要怎么做?”林宇不知道该笑还是好好地哭一场……因为这所谓的阵法系考核,居然就是一副巨大的棋局,并非黑白子,而是来自地球的象棋棋局。 这是一个残局,还是出自中国象棋棋谱中的烂柯神机,并且他看了一眼后,也大致知道这是什么局。 是烂柯神机中的一手擎天残局,是属于正和局。 本来,林宇还以为象棋应该是他在圣文大陆开创的先河,没想到……人家已经早有了。 看样子年代还非常久远。

“这是大陆没有流传的一种棋局,所以无论你怎么走,只要你的将帅没有被吞灭,那么就算你破局,阵法亲和度资质上等……”白胡子副院长轻笑道。 其实他也不清楚这棋局要怎么走,但这是圣天学院首任院长留下的残局。 一共三大残局。 凡是能够破局者,说明阵法天赋极高,加以栽培,必将有极大的建树。 上次丁长青的残局是另外一局,丁长青花费三天时间,成功破局,当时还惊动了学院高层。 因为这些局,就连他们在圣天学院呆上百年的老人,也没办法破局。

林宇听到这象棋没有流传,也就悄然松了口气,但他真的好奇这象棋是圣文大陆自有的……还是跟他一样……从地球而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能够看到老乡了?然后一起撸串侃大山?“这棋局是谁弄的?”在破局之前,林宇想知道答案,因为在圣天学院的五系塔中,看到烂柯神机的残局,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白胡子副院长正色道:“圣天学院首任院长……”“难怪……”林宇恍然大悟,难怪刚才他听到了招生办三个字,原来特么的……那个几千年前就来到圣文大陆的人,也是个穿越者。

真是缘分啊。

林宇也突然想到,那丁长青似乎也破掉了残局,照这么说的话,那个丁长青也是穿越者?否则怎么就破掉了象棋残局。 “难怪什么?”白胡子副院长疑惑地看向林宇。

“难怪如此大才,原来是首任院长啊……不知道院长现在在哪?学生想去瞻仰下风采……”林宇正色道。 “老夫也想知道院长去哪了……”白胡子副院长不耐烦道:“你这小子,还考不考核了?等你参悟头这棋局后,起码也是几天之后,早点参悟,早点破局吧……”“要参悟几天?副院长这是看不起学生啊……”林宇摇了摇头,然后施展大搬运术,将大地棋盘上的那仅剩不多的棋子,按照烂柯神机残局的方式,持红子,一步步走下去。 该吃的吃,同时攻守兼备。 最后棋盘上只有七枚棋子,完成一手擎天的正和局。

在林宇完成棋局的那一刻,大地棋盘陡然消失不见,但虚空上却浮现出几个大字‘老乡好’……“……”林宇看到虚空上浮现的几个大字后,整个人的脸都变得潮红起来。 果然是穿越者。 然而白胡子副院长却捧着手上的残破棋谱,低声喃喃道:“我忘记将棋谱给你学习了……”随后白胡子副院长眼眶都红了。

这特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宇还没有研究棋谱学习学习,居然就破了老院长布下的棋局?这阵法亲和度怎么说?林宇略显尴尬地笑道:“可能阵法天赋比较高,觉得这棋局好像也不难,就随便走了几步……”“……”白胡子副院长沉默了下来。

但很快,白胡子副院长沉寂的内心,突然再次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五系塔三关都是超越上等的资质,这比当初的丁长青还要厉害几分。

照这种情况下去,通关五系塔,获得院主传承成为全能系弟子,也不是不可能。 甚至……有可能,林宇就是预言之子。 ……与此同时,随着林宇破掉烂柯神机残局后,五系塔迎来了不小的动静。 原本漆黑如墨的塔身,突然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 同时一缕微弱地光芒,更是遁入虚空消失不见……圣文大陆遥远的另一端,一个中年人手心握住一缕光芒,里面浮现出了林宇的相貌。

中年人眼眶突然泛红了起来,低声道:“终于有人陪我一起遭罪了……特么的死不了真的好烦。 ”。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唐诗意象风的赏析 其五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