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妻成瘾:颜家夫人不准逃全文阅读

140浏览

《缠妻成瘾:颜家夫人不准逃》主角颜秋瞳,连澄小说,是孟家妖女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主要讲述了:她是夹缝中求生存的连家养女,他是京都各圈都有一席之地的“京城一少”,初见时,她是夜场泄怒调戏他的妖精,再见时,他是她不得不要的男人。

步步为营,颜秋瞳终究被迫成了她男人,清冷眉眼满是怒意火光:不知死活的女人!一场不得已的婚姻,两个人各有自己的目的,彼此凯旋中,谁失了心,又是谁有了情?当一切黑暗暴露在阳光下,她无悲无喜:就这样吧,颜秋瞳。 精彩章节训人没尽兴的连国强回了神,连连点头:“是是,快,快去喊邵医生来,快去……”觥筹交错的晚会在这场变故中变了味道,连国强面上心疼不减,很是客气:“颜少,小女的房间在二楼,能不能劳烦你……”“连总带路吧。

”颜秋潼垂着头看了眼受伤的小女人,除了脸色白了点,眉头有些皱,真的没有半分不对,眼色沉了沉,开口。

连国强找了个人带着颜秋潼走向二楼,转身的功夫,对着面色苍白的连澄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远处的地方黑咚咚的东西。

连澄垂眼,遮掩住自己眼中的嘲讽,素白的手下意识抓紧身前男人的衣服。 “才知道疼了?”颜秋潼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这才应该是女孩子正常的反应,轻声调侃,“我以为连小姐没有痛觉神经呢……”“嗯……”连澄难得的没有说什么,含糊应了声,想了想,脸还是不动声色的靠近了颜秋潼些许。

颜秋潼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什么在窥视着他,可怀里小女人脚踝处滴滴落下的血滴阻止了他细想什么。 医生来的很快,是个很年轻的男人,一样带了副眼镜,斯文娟秀的脸庞,与颜秋潼给人的味道完全两样。

“你怎么又受伤了?没脑子啊?”年轻男人与连澄似乎很是熟稔,看到小女人脚踝处的惨状倒吸口气,语气里满是不满,嘴里不依不饶的责怪,但动作却是极其轻柔。 颜秋潼站在一旁,懒散的不吭声,听到“又”字,愣了愣,合计着这位连小姐总是受伤不成?这也是她能忍的原因?可是,身为连家的小姐,怎么会总受伤呢?颜秋潼沉思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年轻男人的言行举止。

这男人对连澄无疑是关心的,这是颜秋潼的第一感知,这男人对连澄有好感,但是一直在隐藏着。 “邵云淇,”血液鲜红的让连澄有些晕,况且刚刚被人算计了一遭着实有些不爽,此时的脾气也就上了头,“再多一句话,下一次就不要来了。 ”更何况,刚刚邵云淇的一句话,透露出太多消息了,连澄看了眼随心站在一侧的男人,只能祈祷没被这心思深的男人放进心里去。 邵云淇本还想说什么,看到连澄的很是难看的脸色后,还是闭了嘴,算了,这丫头总是不领情。 男人穿着白大褂,单膝跪地为她挑着玻璃碎片,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柔和,连澄心里软了软,知道身边的人里,这男人是真的对她好,缓了语气:“好了,没什么的,小伤,别放到心里去了啦……”小女人声音里简单的撒娇倒是让一侧的颜秋潼顿了顿,嘴角抿起,似笑非笑,连家这位小姐对自己说话总是娇娇娆娆的,本以为这是天性,现在看来,未必如此。

邵云淇的不满退了些,偷瞧了眼身后的男人,张了张嘴,并没有发声:“要留下吗?”连澄低垂下头,不语,邵云淇懂得了其中意思,上了些药。

恰时,连国强进来,带着慈父的关怀:“云淇啊,澄儿怎么样?”“连老,”邵云淇起身,面色有些难看,“现在不确定连小姐血管内有没有碎片,所以,还需要去医院住院观察一晚。

”连国强脸色有些难看,瞪了一眼一脸无所谓的连澄,只能放行,回头:“颜少,还想麻烦颜少些时间,把澄儿送医院趟,可好?您看,我这里还有……”“好。 ”被点到的颜秋潼很给面子的笑了笑,点头,看了眼一瞬间脸色不好的男医生,再看一眼依旧不关己事的连澄,突然觉得很有趣,“连总是主家,还是需要顾忌大局的,我恰巧也有些事情,捎带着连小姐也是可以的。 ”妥帖的言辞让连国强满意的笑了笑,又嘱咐了连澄两句,才让开。

颜秋潼缓步走到连澄床前:“连小姐,见谅了。

”弯腰再次将女孩公主抱在怀里,快步走出去,邵云淇礼貌道别,紧随其后。

“今晚麻烦颜少了,”连澄坐在后座,看着依旧温润笑意的男人开车,想到未来几日会出现的风雨,嗓子有些干涩,“并且,我为连氏招待不周的地方,对您感到抱歉。

”颜秋潼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今晚的变故不是自然发生的,却也没有多少气的,毕竟他身后代表的,多少都会让人垂涎,只是:“连小姐做事儿非要那么不在意自己吗?”“……颜少,”都是聪明人,连澄瞬间知道这男人已经清楚了,咬唇,片刻,再次笑的灿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是吗?”“可是,并没有多少用处,奉劝连小姐早日劝连总断了这个心思,”颜秋潼也没有多在意,懒散的看了眼后座流血有些白的小脸儿,“毕竟,颜某目前没这个兴趣,不要做无用功。

”“……”连澄抿了抿嘴,没有应声,下巴拄着膝盖,放空自己。

她可以选择装傻的,刚刚,可是,这个男人太精明,装傻可能会有相反作用,若惹了这男人的反感,以后可就不太好做事了,索性坦然承认其中浑水,至于这男人说的,连国强又怎样做的,此刻都与她没有关系。

身后的小丫头突然静寂下来,颜秋潼觉得有些不太舒服,默了默,叹了口气,温声开口:“女孩子还是要好好在意自己的,万一有没清理干净的,或者养的时候受了风,以后都是你自己遭罪,再说了,女孩子不都爱美吗?万一落了疤,岂不是很遗憾?”至于别的,那就是他们连家父女的事儿了。 男人的声音在夜里添了几分幻意,话里流露出来的意味让连澄下意识的竖起来心防,许久,调笑着开口:“要不怎么说颜少招美女们喜欢呢,不光风姿可以让人倾倒,单单说这份体贴,都是多少公子爷难以比得上的……连澄多谢颜少关心,可惜了,我离美女还有十万八千里……”。

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现代文学

上一篇:缝纫车间管理条例(可编辑)doc下载

下一篇:缠绵入骨,总裁大人请留步by暖兔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